韩国大邱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收治轨迹
来源:韩国大邱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收治轨迹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2:07:30


他还说,中国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,导致中国的疫情不能以客观透明的方式报道出去。难道全世界只能通过美国记者才能了解真相吗?要知道现在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包括荷兰一些主要媒体的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。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,中国要求几位美国记者离境是对美国不久前变相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对等措施,与疫情没有丝毫关系。

但胡克斯特拉大使不仅乐此不疲,而且似乎将此当成了自己的主业。今天他在《共同日报》上发表的访谈再次印证了这一点。这篇文章的标题是:《美国大使怒斥中国:在处理新冠病毒问题上不诚实》。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

我们来看看胡克斯特拉大使这篇文章里都有哪些奇谈怪论:

实际上,“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”的怀疑一直存在,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(CDC)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。杨占秋认为,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,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,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。

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,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?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?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?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,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。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

本文开头说胡克斯特拉大使对于诬蔑中国、破坏中荷关系乐此不疲,是有根据的。我们浏览了他今年以来发的推特,中伤或影射中国的多达十余条。这还不包括他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、社交活动等场合的言论,有的甚至以赤裸裸的语言对东道国内政指手画脚。人们只是不明白,他这么做究竟是由于他的个人水平和风格,还是由于遵循华盛顿的指示?

我们不得不指出,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,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。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。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,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?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,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,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,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《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》。当地时间3日,一位名叫 Peter Antevy 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,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,“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”,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“曾经感染的迹象”,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,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,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。

“在11月中旬,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,身体疼痛、精疲力尽、干咳、发烧,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。”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,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